All枪 无题二

千年更一回。
三党伤不起。宝贝儿们寒假我就来宠幸你们。
之前打好的字儿只发出去了一半?走的太匆忙也没注意
黑客那篇万字存稿早已被我妈撕掉,这就是我很久不更的原因【身披荣光还有开车点文的待遇也一样,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母上没有细翻,不然看到那篇公车play还了得】
——————————
有着微妙的庆幸。
如果这一世的肯尼斯还没有任何改变,那自己的下场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不过……
迪卢木多注意到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
肯尼斯的未婚妻索菲亚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尽管上一世的肯尼斯并非拥有大义的君主,但他对未婚妻索菲亚的爱意却的的确确不容置疑。出于对之前事情的抵触,迪卢木多已经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索菲亚的存在。但已经半月有余,而肯尼斯也没有提到任何有关索菲亚的消息……
“迪卢木多。”
除了初见,男人并没有再以Servant这样的字样来称呼他。也许迪卢木多并不在意,但上辈子对SERVANT这个单词的印象定格在仆人的翻译的男人还是很难这样心安理得的对着这样的枪兵叫出口。
无疑肯尼斯原来并不熟悉迪卢木多,然而记忆里这个男人的经历也委实让人同情。他与格兰妮的爱情究竟是由于泪痣还是什么,恐怕连枪兵自己也不甚清楚。而与枪兵相处了一段时间后的肯尼斯更加对迪卢木多背叛康马克国王一事心存怀疑——
但是肯尼斯并没有多问。往事已矣,多问无益。
他的面色仍旧是严肃而平静的,生于战争的军人不会畏惧战争,尽管在和平年代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渴求——
但他无法否认的是,他仍旧记着,那种血液沸腾至奔涌的感觉。那应该是,被称作热爱的东西。
为了祖国,他会回去。
“其他的令咒持有者,已经出现。”
“随时为您效力,MASTER”
这是迪卢木多不肯改变的称呼。肯尼斯也知道关于此迪卢木多异乎寻常的执念,并未强求他改正。
——————
给自己挖了一个好大的坑
如果这人要回去迪卢木多咋办
把他写成“因为目的与迪卢木多逐渐产生分歧”我又实在不舍得再虐迪卢木多一把
呜呜呜我去码all翔那几篇,不费脑子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