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

竹枝太太的粮啃完了……好吃极了。
霖太太的也吃完了……
然而并没有吃饱……
贴吧被封心好痛……
我失去了多少太太和粮……
好想割腿肉……
好想……
上祖师爷(⁄ ⁄•⁄ω⁄•⁄ ⁄)……

羊习习培育所还管理申请吗

QWQ心凉了半截儿。
羊习习培育所还收申请吗?之前搜到结果注册俩字儿一直是灰色的,点不开。今儿学聪明了用了电脑版。
感觉这三年错过了一千个亿_(:з」∠)_
所以希望大佬回复一下啦_(:з」∠)_

20粉点文—论孙翔为何迟迟无法转世(2)【完结】

过了好久了QWQ我对不起姑娘,在即将二百粉之际更一下二十粉点文
————————————
“不不不我不是,我对那种生物没有兴趣。我是阎王。你吗……”叶修饶有兴致的看了孙翔一眼。
“可以叫我叶哥。”
“滚。我要转世。”
“你以为转世那么简单的呀?”
叶修呵呵一笑,指了指南边:“想投胎的人多了,连今儿排队号牌都发了两万三千七百四十二块了。”
旁边的白无常提醒叶阎王:“孟婆昨天又上奏,说是熬汤太累,要求增派人手和大锅呢。”
“给孟婆说一声,地府经费不够。”
另一边的黑无常嘟囔。
“天君叶秋大人不是说要给赞助嘛。”
白无常瞪他一眼,里头的意思翻译过来大概是:【靠想不想安全的活在世界上了叶修的话你都敢插嘴回家床上你等着】
咦咦咦咦是不是掺进去了奇怪的东西?
算了不管它。
一边不知为何被忽略了的真主角子小羊习习:“所以说我要去排队吗?”
叶修叼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嘴里的烟,含糊不清的说:“你啊,你不能转世。”
叶修不是专研因果的司命天君,但仙力强到一定程度他也能够看出自己和面前这个人中间连接着的密密麻麻的红色因果线。
咳咳。俗称红线,又名姻缘线。
叶修心想,得,得赶紧把那个世界的记忆抽出来了。
“你就在这儿帮忙整理公文吧。”
喂阎王大人孟婆的上奏你是直接当x放了吗!
然而迫于叶修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黑白无常并没有能够说出口呢。
叶修回内殿闭上眼,把编号为0074世界里的记忆抽调了出来。
顺便瞅了几眼前面73个世界的记忆。
好的明白因果线怎么来的了。所有的世界里,自己和孙翔要么是一对儿,要么是奔跑在成为一对儿的路上。
恢复记忆的叶修抹把脸,得了,0074世界是发展最慢的一个,叶修同志在孙翔死的时候都处于暗恋而不自知的状态。
比如当着面可劲儿撩孙翔,惹人炸毛。JJC把孙翔虐的哇哇叫。
十天之后。
事实就是就算喜欢一个人叶修也不会OOC的含情脉脉,只不过……
孙翔正在整理公文。
叶修:“羊习习你过来一下。”
孙翔:“咋了???还有别这么叫我。怪恶心的。”
叶修:“你交的转世申请书,有错字。”
孙翔:“妈的叶修没听别的鬼魂说转世还要交申请的!!!你是不是欺负我不是文盲!!!”
叶修笑眯眯,顺手搂了一把孙翔双手乱挥的时候无意露出来的腰。
嗯。手感不错。
只不过……变得更猥琐了。
题主:孙翔
问题:为什么我一直转不了世!!!该死的叶修一直扣我申请还耍流氓!!
答主:泻药。题主秀恩爱秀到鬼网你也是厉害了。因为爱情呗,祝幸福。(ps:题主你头衔是冥后啊频道错了,那是希腊那片儿鬼界的老板娘)
孙翔盯着头衔。
“叶修你给我出来!!!!!!”
“诶媳妇儿啥事。”
好的,就是这样,小鬼孙翔和阎王叶修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end——————
@迟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没记错的话是姑娘点的文吧……咳咳记错了请务必包容。嗯,抱歉啦没能及时更新。谢谢你和大家的支持ww

200粉点文ww

还差一个粉两百粉!点一下关注包养窝吧(⁄ ⁄•⁄ω⁄•⁄ ⁄)
可点文:
1.我之前写的任意一篇文的更新
2.让我开新坑,可点梗(如果要写连载多半就是TJ了,一发完比较有可能写完)
3.写all翔all枪all喻all黄中任意cp任意设定的h,不写双性不写生子不写产乳。(炖肉不香,目测又瘦又柴)
注:点文的人要在我粉列里。

献给青春的三行情书『自我』

少年天真不自量
想着退缩到底没有选择懦弱
看着星星哭哭笑笑像个孩子

献给青春的三行情书『渴望』

我希望能够拥有充足的睡眠
我希望每天的作业能够不写到十二点
或许这不叫hope,叫做wish,不可能实现
——————————
别理我这个人疯了x

献给青春的三行情书『模样』

没有孤独没有酒
没有背负世界的污垢
你所以为的,不是我所拥有的
——————————————
注:我的青春里没有堕胎的大麻,没有轰轰烈烈的叛逆,没有抹不过去的成绩。
真的,谁会随随便便堕落,谁会随随便便发火?
青春不一定非要谈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吧,不一定非要经历一次苦痛巨大的伤害吧。
你所以为的,不是我所拥有的。

之前有个可爱的妹子给我写了所谓的情书w里面有这首词
诗酒趁年华呀。

献给青春的三行情书『莫名』

无端的皱眉被怅然淹没
莫名的欢喜将情感交托
无关前世与今生,属于青春的不可名

献给青春的三行情书『梦想』

笑笑闹闹怎么就突然走向了远方
跌跌撞撞我该如何变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破晓的时候有束光,应是我前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