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翔】一个随手码的段子。

重度ooc预警
“你喜欢我。”
对面的人笃定的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孙翔不服极了。
我凭什么喜欢你?
他想反问,张张合合的嘴却莫名的说不出话来,孙翔努力的想发出声音,却始终说不出来哪怕是一个无意义的音节。
他想看清对面人的脸,却惊愕的发现刚刚还没有丝毫异常的脸竟然变得朦胧。
这是梦境。
孙翔向四周看了看。
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而在对面的男性身后,有一个笼子。
一个黑色的、能装下一个人的大型笼子。
“你喜欢我。”
极富磁性的声线逸散在空茫的空间里,漾出了几分恐怖的意味。
孙翔的手紧紧的,无意识的攥成了拳头,手心里渗出了粘腻的汗,指甲把白皙的手心掐出了红痕。
即使如此,他还是看着对方,对面的男子似乎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出他想要说的话,明明是看不清的脸,孙翔却能看出戏谑笑意。
他又一次的重复着最开始的那句话。
“你喜欢我。”
够了!莫名其妙!我凭什么要喜欢你!
孙翔想要大声的吼出这些话,却惊恐的发现不仅无法出声,连身体也渐渐变得无力,尽管如此,他的神志仍旧清醒。
他看到,男子缓缓的转身,将身后的笼子提起,提到了他身边……
“咯哒”
笼门被打开了,坚硬的铁质笼子散发着冰冷的金属光泽,黑漆漆的铁条间的间隙只能勉强容纳一只胳膊伸出,对方抱起他,极富耐心的吮吻他的脖颈、脸颊乃至嘴唇,又伸出舌头舔舐孙翔的额头与耳垂等地。
恶心……
变态。
孙翔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试图用锋锐的目光杀死对方。
男人轻笑一声,抱着他,温柔的、不容抗拒的,把他一点点的送进了笼子里。
“咯哒”
笼门又锁上了。
“孙翔,孙翔,醒醒,是不是做噩梦了?”
温柔的声音将他唤醒。
得救了。
孙翔喘着气睁开眼睛,坐起身平复惊慌的心情。
“文州,有什么事么?”
这是他和喻文州交往的第七个月了。
喻文州笑着,温柔的,仿佛最甜蜜的梦境一样的笑容。孙翔看到这笑容后有些不自然的闪躲着对方的眼神,耳尖染上一层薄薄的红。
他试图粗声粗气的和喻文州说话,然而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是,他出口的声音,分明是羞恼与温暖。
“是忘了吗……?”
失落的声音让孙翔呆滞片刻,然后迅速的想起了对方的生日是在今天。
孙翔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
“怎么会呢?”
孙翔下床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和煦温暖,他跑到储存室拿出包装精美的盒子,催促对方打开。
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仍旧是笑着的,纤长的睫毛遮掩着黑色的眸子。
喻文州的占有欲太强了。
他自己也知道。
孙翔喜欢和关系好的人开玩笑,勾肩搭背。
七个月来,他从未表现出在意这件事情的样子。
联盟里还有别的人喜欢孙翔。
他能看出来。
孙翔这几天没有表现出一点儿不同于正常日子里的样子,几乎让他心里的阴暗滋生出一颗参天大树。
那是蛰伏了很久的不安与占有欲的结合体。
看着拿回来礼物的孙翔,心里有细弱的呓语。
把他用笼子关起来吧?
他不会分散任何注意力给别人,身边只有自己。
不会有对他怀着与自己相似的心思相处来碍眼。
他会乖乖的在笼子里,被时间洗去所有不相干的人的回忆。
……
多么令人愉悦的场景呀。让人感到从骨髓里渗出的渴盼与兴奋……
喻文州仍旧是微笑着的。
孙翔兴高采烈的把礼物送到了喻文州的面前。

百粉点文

嗯。历尽艰辛,掉掉涨涨终于百粉了。非常感谢在我中间停更,说废话的日子里没有取关的小天使们。点文选择列表如下。
1.更新全职黑客
2.更新白日
3.更新身披荣光
4.更新万年前的all翔26字母段子
5.all翔任意cp or all翔cp点梗
6.all黄任意cp点梗
7.all喻任意cp点梗
8.以上任意cp的h,提醒是作者不擅长开车,估计不会很香,也不喜欢写粗口,sm之类的。
在评论里挑有感觉的写。更新就看哪篇催更的人多。
更新与催更不可兼得呀宝贝儿们。兑现承诺的时间是一个月内。
这几天要补作业。
开学就初三下半学期了,大概会很紧。所以不会经常上,就算暂时淡圈吧。可能会在本子上随便写点什么也说不定,但没什么机会上网了。
目标是衡水二中,现在的分数上本市除一中外的重点没什么问题,但是不想上呀。离裸分540还差十来分。

临别前的兄妹日常。

1.孙翔篇
二逼翔哥x高冷妹妹
“诶妹我要走了,新学期的我肯定是最棒的!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你哥很帅!”
“哦。”
“什么啊……”对方失望的撇嘴。
你一脸高冷,在心里面微笑着说——[啊,笨蛋哥哥。]
“好了妹儿我要走了,要记得想你哥啊!”
“谁会想你啊!”
车走了之后,你就开始想他了。
2.叶修篇
脸t叶哥x活泼叶妹
“丫头,你哥要去学校了啊。”
对方懒洋洋的冲你说道。
你看上去不忍的移开了眼睛。
“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揍你——”
“哦,我长的这么帅真是不好意思了。”
“混蛋哥哥!”
“好好好——”
他揉揉你的头,你回过神来时发现头发已经乱成了鸟窝状。
他当然明白你在想什么。
[我妹妹果然比别人的妹妹可爱啊]
“叶修你个混蛋!”
[嗯,活力四射的样子,也很可爱]
3.周泽楷篇
话废哥哥x直白妹妹
“上学……想我。”
你翻了个白眼。
“除了江波涛谁会听得懂你说的话啊!再说了想你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干嘛要问啊!难道我说不想你就信了么?”
他在心里想了想你和他的交流,然后在心里得出了答案。
[丫头,可以]
然后脸红着慢吞吞的说出回答。
“不信。”
“笨蛋哥哥!”
[丫头……可爱。]
4.喻文州篇
温柔哥哥x话唠妹妹
“小白,我走了。”
你无法忍受的大喊。
“啊真是够了,哥,我叫喻文白不叫小白啊——和隔壁家大黑太有cp感了一点吧!说起来你走和我有什么关系啊!反正我照样是刷p站画本子啊!”
你看着他貌似失落的低下头,顿时手足无措。
“诶诶哥你别这样,好别扭啊别装了——哥?”
你纠结的抓抓头发。
[啊怎么了不会是真伤心了吧怎么可能我哥才没有这么脆弱等等还没抬头到底要怎么办!]
对方突然抬起头,眼睛有些失落,却仍旧微笑着对你说——
“没关系。”
“啊啊啊哥你听我解释——我保证会想你的不要这样啊!”
对方的眼睛马上变亮了。
“小白……”
你避开对方的眼睛。
“停停停不要再这样了我神经不好万一得神经病怎么办啊!”
[没关系,我养你。]
好了写不下去了
我哥明天要去上学了,嗯,我一点也不想他。
只是没有人帮我煮方便面了!仅此而已!
嗯我屏蔽了我哥。
而且他也不玩LOFTER

四十粉点文 all黄 无题

        大概并不算公车play?晚上无人的公车以及尚未下班的工作人员,突然鬼畜起来的喻队……
——————————————————————
        事实上就连黄少天也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他只不过是在下午和喻文州闲聊的时候无意中抱怨说母亲让他明天去和一个妹子相亲,喻文州的画风就突然不对了起来,就像这样——
        “少天在想什么?”
        “还在想相亲的事吗?”
        喻文州一边说一边轻笑,与以往一般无二的神情却在暗淡天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令人发寒起来。
        喻文州抚摸着黄少天的身体的手顺着向下一路下滑,从漂亮的蝴蝶骨再到线条流畅手感细腻的脊背,然后是臀部上方腰部的微微凹陷,直至有着浅浅沟壑的臀部……
        尽管黄少天全身无力,只能依靠喻文州的臂膀和粗糙的车壁勉强支起身体,但一股股酥麻的快感却忠实的通过敏感的神经末梢传递到了大脑的深处。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在,黄少天哪里还能不明白喻文州的意图?可,无论是身处的环境还是身体本身的情况都让黄少天根本无法反抗。公交车停靠处里的检查人员还没有下班,一旦有异常的声音就一定会发现这里的情况。
        蓝雨战队正副队长在公交车上偷情被发现?这样的新闻头条黄少天一点也不想看到。再加上莫名无力的身体……黄少天抿紧唇闭上了眼睛。
        “嗯?又在走神啊……”
        喻文州从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了一个装满了乳白色的、粘稠的类似药膏的液体的小瓶子。

我哥在玩LOL我他麻在写肉……宝宝心里有点方,大肉改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