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翔—登山 全一发

其实没什么很明显的cp向,算登山记录吧w私心打个叶翔tag
联盟全员登山,小短篇,一发完。
——————————
联盟说要组织登山,此话一出联盟职业选手们都是怨声载道。

“我靠一群死宅登什么山啊_(:з」∠)_主席就不怕我们在登山的时候出现意外吗,比赛怎么办,战队怎么办balalalala”
身旁的队友干脆利落的糊了他一巴掌。
“闭嘴啊死乌鸦!”
然而队友的内心是赞同的,登山什么的,对一群电竞职业选手来说还真是挺遥远的活动了。
黎明前总会有黑暗,为了欣赏日出东方,光芒璀璨的模样,一行人在月亮尚未消失的时候就开始了登山。
山并不很高,算是照顾一群死宅,然而也有一千米的高度。克服重力向上的感觉疲累至极,当月华褪去,不见了孤远的清辉,东边的云层里也隐约露出橙红色的光芒时,一行人也快要到达山的顶端。
“没想到山上的日出这么漂亮啊!”
孙翔感叹,年轻的脸庞因为登山缀上了细密的汗珠,初夏并不很热,他也不过穿了一件长袖T恤,下身是黑色的运动款式裤子,并不是很郑重的搭配,却从浑身上下流露出年轻的朝气来。
“确实很漂亮啊。”
旁边的苏沐橙笑着,女孩子柔和的笑容昭示着心情的轻松。
“我给你拍几张照片吧。”苏沐橙提议道。
“啊?”孙翔有点意外,想到自己母上大人每次出去游玩后急剧缩小的手机内存,他瞬间理解了苏沐橙的心情,点头,“好啊。”
咔嚓的几声,将眼前的孙翔定格在了相片里。其他的女孩子当然也不是不喜欢拍照,见状也都掏出来了手机。在靠近山顶的地方就笑闹了起来。
“喂小戴你开美颜了没有啊!P图的时候别光顾着自己帮我修修啊!”
“好嘞没问题!”
“黄少天别照我!头发乱着呢!”
“日日日叶修你这开的什么滤镜啊猫耳朵猫鼻子你要干啥!”
孙翔夺过去叶修的手机,鼻子差点儿没气歪。
旁边的唐昊凑了过去,然后哈哈大笑。
“哎呦我去老叶亏你想得出来,哈哈,翔翔,猫耳朵猫鼻子和你还挺般配的。”
虽然是很明显的嘲笑,但唐柔看了还是挺赞同的。
叶修摸摸鼻子,嘴上喊冤。
“这可都是沐橙帮我调的。”
“诶叶修哥你锅别乱推呀,你不会换吗,明明是你不安好心。”
旁边的孙翔简直无语,按了按垃圾桶的图标,结果手机突然死机。
“我说叶修你这手机买的有问题啊!”
翻过来一看牌子,得,化为。
“你这个小同志思想很有问题嘛!我们要支持国货懂不懂?”
孙翔冲叶修晃晃明晃晃的化为两个字字,苦口婆心的对叶修咆哮:
“叶修你平常喝的是哇哈哈,吃的是王中土,用的是腾迅QQ是吗!!!!!”
“槽点在哪里?”
孙翔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我不和老年人计较,我不能欺负一个不喜欢用智能机的人』
“算了_(:з」∠)_”
孙翔放弃对叶修的嘲讽。
叶修笑着看他,眼里头也亮的很。
“得了别憋火了,年轻人就是火气大,留着力气爬山吧。”
旁边的摄像小哥提醒领队张新杰:“太阳快全出来了。”
张新杰推推眼镜,露出来明显的笑意。
“我知道了,去提醒他们。”
见张新杰发了话,几个女孩子都笑嘻嘻的收起来手机,继续往山上走。
一群人刚刚站定,向远方看时,太阳恰到好处的跃出云层,悠远深邃的金光普照大地。
那是象征新生的黎明呀。
下山时许多之前看还含苞欲放的花已经开了,清风拂面,鸟鸣应和。徐徐的花香将空气酿的愈加鲜冽。
嗯……联盟,也还有很多个的夏天啊。
“以后每年都来爬山怎么样?联盟出钱(。・ω・。)ノ♡”
苏沐橙提议。
一群人欢呼。
“好好好!”
冯宪君看着监视屏幕上的画面,抽了抽嘴角,合着这群家伙是要固定福利来的?
冯宪君大手一挥,给联盟选手加了一项福利。
登山而已,联盟又不是真穷的揭不开锅了。
以后的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群人来登山,而且总会吸引一群人呢。

[重生]身披荣光-4【all翔】【万年一更还不讲正题系列】

        对于孙翔这样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来说,这样的超自然事件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而回首自己近期身上发生的事,孙翔很简单的就明白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这个思考过程流畅无比,以至于孙翔脸上并未显出任何异样。他几乎是靠本能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完成了与叶修的对话与账号卡的交接。
        自然,处于震惊之下的孙翔并未刻意掩盖自己判若两人的变化,片刻前的张扬似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积淀为了成熟的气质。叶修自然不会忽视这样明显的变化,旁边的苏沐橙眉头微皱,疑惑于孙翔的变化。女孩子的第六感格外准确,她对孙翔身上的变化感知的远比叶修清楚。因此疑惑也就更大。
        ……这样的变化,简直就像是两个人。
        然而短短的几分钟,场上也不可能换了人。
        叶修转身离去,苏沐橙也不再过多思考,她跟着叶修,步入了漫天风雪里。寒冷的气流从门缝泄入,孙翔恍然意识到……
        有些事,从一开始就要变了。
        彻彻底底的。
        这一次,或许他能试着挽回嘉世,连同邱非一起。
        那是他之前一直存于心底,未曾出口的遗憾,重新来过的话,也许有机会挽回也说不定。
        身边曾经熟悉的人脸上犹带着谄媚笑意,孙翔静静地看着他们,明了了,这就是以后要同他共同奋斗的人。上辈子的这时候孙翔尚且不懂得何为团队合作,或者说,不屑于懂得。想要与孙翔磨合的嘉世队员也并不敢过多埋怨,一点点的,整个嘉世都离了心。所有人都习惯了孙翔强势的单打独斗和一塌糊涂的团队配合。不是没有人试图去点醒他,然而那时候的孙翔一意孤行,带着少年人的个人英雄主义。就这样,嘉世失去了团队合作。而一支失去了团队合作的战队,注定不会走的太远了。




抱歉。很久没更了,月考完了,现在练体育练成了一条死狗。
大概又会很久不更新,由衷的感谢在看的、每一个给我点过小红心小蓝手的妹子。到现在大概是两年左右了吧?粉涨得并不算快,但只要一想到还是有人喜欢我写出的这样拙劣的文字,还是很开心。
我不是什么太太,语文好的表现也仅限于作文以及成绩,是一个平庸的不能再平庸的人。唯一远大的志向是北大中文系。感觉很不切实际吧?
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总而言之还是老生常谈吧,非常、非常的感谢你们。

【喻翔】一个随手码的段子。

重度ooc预警
“你喜欢我。”
对面的人笃定的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孙翔不服极了。
我凭什么喜欢你?
他想反问,张张合合的嘴却莫名的说不出话来,孙翔努力的想发出声音,却始终说不出来哪怕是一个无意义的音节。
他想看清对面人的脸,却惊愕的发现刚刚还没有丝毫异常的脸竟然变得朦胧。
这是梦境。
孙翔向四周看了看。
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而在对面的男性身后,有一个笼子。
一个黑色的、能装下一个人的大型笼子。
“你喜欢我。”
极富磁性的声线逸散在空茫的空间里,漾出了几分恐怖的意味。
孙翔的手紧紧的,无意识的攥成了拳头,手心里渗出了粘腻的汗,指甲把白皙的手心掐出了红痕。
即使如此,他还是看着对方,对面的男子似乎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出他想要说的话,明明是看不清的脸,孙翔却能看出戏谑笑意。
他又一次的重复着最开始的那句话。
“你喜欢我。”
够了!莫名其妙!我凭什么要喜欢你!
孙翔想要大声的吼出这些话,却惊恐的发现不仅无法出声,连身体也渐渐变得无力,尽管如此,他的神志仍旧清醒。
他看到,男子缓缓的转身,将身后的笼子提起,提到了他身边……
“咯哒”
笼门被打开了,坚硬的铁质笼子散发着冰冷的金属光泽,黑漆漆的铁条间的间隙只能勉强容纳一只胳膊伸出,对方抱起他,极富耐心的吮吻他的脖颈、脸颊乃至嘴唇,又伸出舌头舔舐孙翔的额头与耳垂等地。
恶心……
变态。
孙翔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试图用锋锐的目光杀死对方。
男人轻笑一声,抱着他,温柔的、不容抗拒的,把他一点点的送进了笼子里。
“咯哒”
笼门又锁上了。
“孙翔,孙翔,醒醒,是不是做噩梦了?”
温柔的声音将他唤醒。
得救了。
孙翔喘着气睁开眼睛,坐起身平复惊慌的心情。
“文州,有什么事么?”
这是他和喻文州交往的第七个月了。
喻文州笑着,温柔的,仿佛最甜蜜的梦境一样的笑容。孙翔看到这笑容后有些不自然的闪躲着对方的眼神,耳尖染上一层薄薄的红。
他试图粗声粗气的和喻文州说话,然而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是,他出口的声音,分明是羞恼与温暖。
“是忘了吗……?”
失落的声音让孙翔呆滞片刻,然后迅速的想起了对方的生日是在今天。
孙翔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
“怎么会呢?”
孙翔下床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和煦温暖,他跑到储存室拿出包装精美的盒子,催促对方打开。
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仍旧是笑着的,纤长的睫毛遮掩着黑色的眸子。
喻文州的占有欲太强了。
他自己也知道。
孙翔喜欢和关系好的人开玩笑,勾肩搭背。
七个月来,他从未表现出在意这件事情的样子。
联盟里还有别的人喜欢孙翔。
他能看出来。
孙翔这几天没有表现出一点儿不同于正常日子里的样子,几乎让他心里的阴暗滋生出一颗参天大树。
那是蛰伏了很久的不安与占有欲的结合体。
看着拿回来礼物的孙翔,心里有细弱的呓语。
把他用笼子关起来吧?
他不会分散任何注意力给别人,身边只有自己。
不会有对他怀着与自己相似的心思相处来碍眼。
他会乖乖的在笼子里,被时间洗去所有不相干的人的回忆。
……
多么令人愉悦的场景呀。让人感到从骨髓里渗出的渴盼与兴奋……
喻文州仍旧是微笑着的。
孙翔兴高采烈的把礼物送到了喻文州的面前。

全职黑客—5【新年贺】

不晓得你们还记得这篇伐
说过年更新就过年更新,绝不食言。
鸡年快乐,祝你们都有大唧唧【x你说啥?】
————————————
在孙翔的脑海里已经原原本本完完整整的列好了如下字样。
【求助】联盟第一大神的好基友活了过来,不去找大神却找我
1L LZ 羊习习
我的内心也很焦急呀。我想关机来着。请问王大眼可以来帮忙驱鬼吗?急,在线等。
2L 路人甲
沙发。瞩目楼主。你以为这是科幻灵异频道吗大大?还是说这是钓鱼贴?大大你变了,你已经不再是我那个只会回技术贴的大大了!
3L 路人乙
火钳刘明。目测会是一场年度大戏!
……
这都什么鬼东西_(:з」∠)_。
所以现在的孙翔只有一个问题,而他已经问过了,所以,他在等待答案。
【今天的月色真美。】
相应出现的,是屏幕上一双深情望向天花板的眼睛。
“谢谢你没有说今天天气真好可是我还是想说今天没有月亮出来真是对不起了啊。啊。”
孙翔面无表情。
【是吗?那可真是不巧……呢。】
“够了我不想聊了,闭嘴吧。”
【那么,晚上见*^_^*】
毫无征兆的,对话框消失了。孙翔也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自己刚刚并没有打字,但发出的声音却得到了回复。
那么问题来了。
他发出的所有声音,苏沐秋应该都是能听到的。
孙翔抓狂的揪了揪头发,白净的帅脸上简直写满了“苦恼”俩字儿,可爱到不行。
那边。隐去了对话框的苏沐秋透过屏幕仍旧能看见孙翔,看见这一幕简直想碎掉屏幕出来,奈何有心无力,只能在数据流里捏了个孙翔小人儿出来,一会儿捏脸一会儿揉腿,简直不亦乐乎。
孙翔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打开了两个群。
白山黑水:羽十二太太我炒鸡喜欢你!
羽十二:谢谢。
音与尘:太太你不要这么高冷呀!小白可是你死忠粉!和几乎所有掐你的黑子撕过的那种!
孙翔汗颜。白山黑水有着非常文艺的名字和非常文艺的头像,几乎让孙翔以为这是个文艺的妹子。然而点开头像的孙翔却在看到签名的一霎那嘴角抽搐。
「孙翔小可爱是我的(⁄ ⁄•⁄ω⁄•⁄ ⁄)只能我艹呦♡」
最近的图片中更是有一张小黄图,色气的表情和疑似自己的人身上的不明液体简直让孙翔整个人都爆炸了。
孙翔尽管画本,但也是清水本,何况他由于莫名的羞耻感很少会去看自己画的cp相关的话题,更别说直面这样露骨的东西。
而联盟群里——
君莫笑:先别刷这件事了
君莫笑:有人攻击联盟官网,高手,人数七个左右
君莫笑:肉鸡地址在M国的JZ地区,谁上来练练手
夜雨声烦:报名报名!这种事情怎么能不带本剑圣呢,敢攻击联盟官网的人我可不会放过的!他们就等死吧!
沐雨橙风:带我一个。
沐雨橙风:话说回来真是很久没人敢攻击联盟官网了呀(。・ω・。)ノ♡
生灵灭:带我一个
索克萨尔:带我一个
王不留行:带我一个
一叶之秋:那我也来。
君莫笑:七个就差不多了,速上官网,都记得开软件,垃圾数据不少
【君莫笑】邀请您加入讨论组【有好玩的事情了】
孙翔挪动鼠标,摇头甩掉杂念,接受邀请,然后点开了桌面上绝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软件。
市面上已知的软件无法满足真正的高手的需求,所以高手往往会通过自己编程来制作适合自己的软件,这无疑是每一个高手独有的东西。同时每一次实战后得到的宝贵数据也会用来不断的输入以更新进步,所以这样的软件能够帮使用者分担不小的压力。孙翔作为联盟新生代黑客的代表,自然不会LOW到使用市面上的工具。他的软件叫做十二。
——————————
伞哥可是能自己造充气娃娃的人【啥】
孙翔娃娃,只要九九八,一只孙翔领回家,可揉可亲可啪啪啪。
细思恐极啊翔翔,你晚上都会干点儿啥呢?来让伞哥听听
之前看过的黑客文给了我装x的资本,在此万分感谢比特狂潮的作者俞恨容大大和时镜大大以及其余记不清了的作者
最后——
新年快乐小可爱们!考试顺利工作顺利恋爱顺利!

〔重生〕身披荣光3【all翔】

        孙翔也不知道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庆功宴上众人给他灌了不知道多少酒。别说维持清醒,连走路都不太做得到了。
        孙翔踉踉跄跄回到宿舍,连灯都没有开就塌在了床上,随意的将被子扯到身上,迷迷糊糊将要入睡的时候觉得头脑猛地一昏,没了知觉。

        常雨薇没有问孙翔的意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神明全部都是任性的物种。即使常雨薇表面上显得格外的好说话和适应普通人的生活,神明就是神明,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自傲与任性绝不会变。
        常雨薇认为这对孙翔是好的,于是她就做了。似乎理所当然的认为孙翔会接受这个决定。
        不过事实是,孙翔对于这个决定,只能接受。
        灿白色的灯光明晃晃的照着眼睛,孙翔抬起头,却看到了显得年轻许多的叶修。
        看到叶修的孙翔心下疑惑。
        要知道,自从叶修担任国家队领队之后,就很少与职业联盟的人见面,电视上倒是经常能看到——在商业新闻上。
        战绩排行:嘉世战队3胜16负,总排名第十九位,倒数第二。
        扭头看到这样的字眼,孙翔难免惊讶。
        ……这一幕,太过于熟悉了。
        十几年前刚从越云转到嘉世的,初出茅庐的自己与彼时,尚且被人称为叶秋的叶修。
        即使现在提起孙翔能释然一笑,也还是在场景再现中有些尴尬。
        莫不是叶修这个大忙人被其他看自己拿了冠军不顺眼的家伙请了过来,在自己睡的时候特意做了一个场景再现?不过叶修就算化妆能这样年轻也真是难……得……
        不对。
        除了叶修,嘉世俱乐部经理、刘皓、苏沐橙的脸,全都与当年一般无二。叶修的眼神中也绝不是戏谑之类的情感,苏沐橙的表情中更是充满了厌恶。
        “叶秋,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交给孙翔吧!”俱乐部经理说道。
        孙翔揉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能冷静的思考这一幕出现的原因。如果说在之前出现过什么不平常的事情预示着这样场面的到来——那就只有常雨薇的突然出现。再思及常雨薇说过的“时间裂缝松动”的话,真相似乎已经明显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还真是没想到,队里小队员经常提起的穿越竟然落到了他头上。
        “翔哥,没事吧?”
        身边嘉世选手的谄媚话语令他感觉十足厌恶,看着眼前微微颤抖的、有着漂亮线条的手及手中握着的帐号卡,孙翔下意识的也伸手想要接过。又再一次感受到了熟悉而陌生的抗力——
        孙翔自然不会再出言嘲讽,他抬头看着叶修年轻了许多的脸,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喜欢这个游戏吗?”
        多熟悉的问题。时光的倒流与场景的重现使他感到一阵眩晕感,然而答案镌刻在心中的时间已经太长,以至于他能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喜欢。”
        叶修当然能看出来这并非敷衍,孙翔的眼神与片刻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然而在说出答案时,孙翔的眼神足够的耀眼与坚定,让他只能相信。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已经不是忠告了,对于这样猝不及防来接替自己的孙翔,叶修仍旧喜欢不起来,但无可否认,他对孙翔,已经有了对于后辈的欣赏。
————————————
我不管我不听你们一定还爱我对不对
仍旧不是正题呀_(:з」∠)_

开心

小伙伴说要参加元旦联欢,合唱
于是推荐了半道英雄。
然后在我的强势安利下她们同意了_(:з」∠)_(除了我其余人都不是圈里的,连全职是啥都不知道)
开心。

〔重生〕身披荣光2 all翔

孙翔烦躁的撸了把头发,心道姐姐你难道准备住我宿舍?
常雨薇看出了他的困扰,道:“我有自己的空间。”
然后闪身消失,黑色的空间纹路蜿蜒一现后,空气再度归于安静。
把翔翔吓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半晌还是捡了起来。他走向床沿,嘴里自言自语着凌乱的话语,伴着一声叹息似的明天还有比赛,躺在床上,沉入梦乡。
半月后。
场上。
一男一女的解说员早已不是熟悉的面孔,但也没有多少人在意——真正如韩文清那样十年不变,一如既往的人实在太少,准确的来说,是十三年。韩文清退役时微红的眼眶实在难得一见,但却没人想笑。孙翔到了今天也没有把握对媒体说会留下多久的话。
如果可能……谁不想一辈子待在这里呢?
电子竞技对热爱它的职业选手来说其是很残酷。但谁也没有办法。十年如一日保持巅峰水准不是梦想,而是纯粹的白日做梦。这一点孙翔也比谁都清楚。
尽管这样……还是会有不舍。
孙翔敲动键盘,十来年了,他的帐号卡还是一叶之秋。却邪一次又一次被熔炼——就算只是斗神的武器,也早已经是无数人心中的信仰了。
没人想让它消失。
能坚持到决赛的战队已经不是熟悉的那几个了。因此这场对决被称为「新旧时代的彻底更替之战」。
不过……
孙翔突然笑了。
就算是为了嘲笑变成季军的邱非,他也一定要,赢啊!
场上的男性解说激动的大喊:
“孙翔!孙翔!他成功完成了双杀!他做到了!孙翔没有老!没有老!”
激动的场上的声音稍微减少了一些,一些三十岁的青年突然就有些沉默,但剩下的年轻声线也足以将整个赛场淹没。有为轮回加油的,与之平分秋色的加油声,来自钟鸣战队的粉丝席。女解说甜美的声音适时的插入。
“很遗憾,何清选手退场了,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何清的实力,相信他能在不久后,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
女解说是何清颜粉,虽然有人对此颇有微词:「周泽楷还在的时候哪儿轮的上他?比起喻队和黄少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吗?」
对应的回复是:呵呵SB,他们早八辈子就退役了好吗。活在万年前的人就别抹黑我男神了。
多余的也就不再多提。
孙翔不知道自己还能力挽狂澜几次,现在的他只要偶尔不好好做手操手就会酸疼的要命,但是……
想改朝换代?
哪儿有那么容易!
好歹他们也算是亲眼见证过荣耀巅峰的人啊!
又是一阵堪比巅峰时期的爆发手速,对面的最后一人也终于倒下——
决赛,轮回胜!
场上的加油声骤然停止,然后又猛然爆发出来一阵铺天盖地的欢呼。
“轮——回——”
常雨薇坐在一个视角极佳的观看位置,罕见的因投入而产生了短暂的失神,失神过后视力极佳的神明轻松的看到了孙翔因不适而微皱的眉和不动声色活动双手的动作。
“果然很帅呢……但是……”
她想了想孙翔有意无意露出来的惆怅和近来时有松动的时间裂缝。
“应该,可以吧……”
————————
扯、扯远了。
到现在还是前奏阶段
再这样下去按我的习惯连过渡都没写完恐怕就要坑了
考完试浪了一下午啊
啊。

临别前的兄妹日常。

1.孙翔篇
二逼翔哥x高冷妹妹
“诶妹我要走了,新学期的我肯定是最棒的!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你哥很帅!”
“哦。”
“什么啊……”对方失望的撇嘴。
你一脸高冷,在心里面微笑着说——[啊,笨蛋哥哥。]
“好了妹儿我要走了,要记得想你哥啊!”
“谁会想你啊!”
车走了之后,你就开始想他了。
2.叶修篇
脸t叶哥x活泼叶妹
“丫头,你哥要去学校了啊。”
对方懒洋洋的冲你说道。
你看上去不忍的移开了眼睛。
“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揍你——”
“哦,我长的这么帅真是不好意思了。”
“混蛋哥哥!”
“好好好——”
他揉揉你的头,你回过神来时发现头发已经乱成了鸟窝状。
他当然明白你在想什么。
[我妹妹果然比别人的妹妹可爱啊]
“叶修你个混蛋!”
[嗯,活力四射的样子,也很可爱]
3.周泽楷篇
话废哥哥x直白妹妹
“上学……想我。”
你翻了个白眼。
“除了江波涛谁会听得懂你说的话啊!再说了想你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干嘛要问啊!难道我说不想你就信了么?”
他在心里想了想你和他的交流,然后在心里得出了答案。
[丫头,可以]
然后脸红着慢吞吞的说出回答。
“不信。”
“笨蛋哥哥!”
[丫头……可爱。]
4.喻文州篇
温柔哥哥x话唠妹妹
“小白,我走了。”
你无法忍受的大喊。
“啊真是够了,哥,我叫喻文白不叫小白啊——和隔壁家大黑太有cp感了一点吧!说起来你走和我有什么关系啊!反正我照样是刷p站画本子啊!”
你看着他貌似失落的低下头,顿时手足无措。
“诶诶哥你别这样,好别扭啊别装了——哥?”
你纠结的抓抓头发。
[啊怎么了不会是真伤心了吧怎么可能我哥才没有这么脆弱等等还没抬头到底要怎么办!]
对方突然抬起头,眼睛有些失落,却仍旧微笑着对你说——
“没关系。”
“啊啊啊哥你听我解释——我保证会想你的不要这样啊!”
对方的眼睛马上变亮了。
“小白……”
你避开对方的眼睛。
“停停停不要再这样了我神经不好万一得神经病怎么办啊!”
[没关系,我养你。]
好了写不下去了
我哥明天要去上学了,嗯,我一点也不想他。
只是没有人帮我煮方便面了!仅此而已!
嗯我屏蔽了我哥。
而且他也不玩LOFTER

四十粉点文 all黄 无题

        大概并不算公车play?晚上无人的公车以及尚未下班的工作人员,突然鬼畜起来的喻队……
——————————————————————
        事实上就连黄少天也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他只不过是在下午和喻文州闲聊的时候无意中抱怨说母亲让他明天去和一个妹子相亲,喻文州的画风就突然不对了起来,就像这样——
        “少天在想什么?”
        “还在想相亲的事吗?”
        喻文州一边说一边轻笑,与以往一般无二的神情却在暗淡天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令人发寒起来。
        喻文州抚摸着黄少天的身体的手顺着向下一路下滑,从漂亮的蝴蝶骨再到线条流畅手感细腻的脊背,然后是臀部上方腰部的微微凹陷,直至有着浅浅沟壑的臀部……
        尽管黄少天全身无力,只能依靠喻文州的臂膀和粗糙的车壁勉强支起身体,但一股股酥麻的快感却忠实的通过敏感的神经末梢传递到了大脑的深处。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在,黄少天哪里还能不明白喻文州的意图?可,无论是身处的环境还是身体本身的情况都让黄少天根本无法反抗。公交车停靠处里的检查人员还没有下班,一旦有异常的声音就一定会发现这里的情况。
        蓝雨战队正副队长在公交车上偷情被发现?这样的新闻头条黄少天一点也不想看到。再加上莫名无力的身体……黄少天抿紧唇闭上了眼睛。
        “嗯?又在走神啊……”
        喻文州从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了一个装满了乳白色的、粘稠的类似药膏的液体的小瓶子。

我哥在玩LOL我他麻在写肉……宝宝心里有点方,大肉改天吧……

其实我就是传说中的灵魂画手[别信]
画在物理验算纸上的连摸鱼都不算的凌乱线条,其实初版的乐乐不是酱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