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你的名字 引子

……强蹭热度?
@面鱼子 的联文,灵魂伴侣梗,我a线鱼子b线。
大家观赏愉快。
秦风黑化预警。
————————————
“你是兽……还是神?”
“……”
宋义的声音在耳边回放,秦风扯了扯嘴角勾出一个笑。
秦风承认自己已经凝视了深渊太久,从很久之前,有了【想进行一场完美犯罪】的念头的时候,他就开始了面临深渊。
唐仁的出现是惊喜。
奶奶问:“去泰国玩几天吗?你舅舅在那边,他可是唐人街第一神探。”
神探?
“去、去。”
——————
第一眼见到唐仁他就觉得哪里不太对。
缓缓的、上泛的、源自于灵魂的微妙情感。
或许可以称之为……欣喜?
“我是唐仁。”
……他找到了。
秦风这么想。
——————
秦风曾经无数次有过这样一种感觉。
在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藏着他最重要、最宝贵的人。
他能够感知他的欣喜,忧伤,失落,彷徨。
他捂着自己的心脏,仿佛能听见另一颗心脏重叠的跳动。
这种感觉称不上美妙也说不得难过,秦风只是闭着眼,在自己的记忆宫殿里臆想着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收藏起来,在夜深的时候独自微笑。
睁开眼,他依旧孑然一身。
——————
一次洗澡秦风从镜子里发现,腰窝里有着两个黑色的文字,他用手抹开镜子上细密的水雾,平凡无奇的名字,唐仁。
不知道什么时候浮现在了自己的身体上。莫名的,秦风笃定,那就是自己所无数次感知到的人。
这个女孩儿的名字可真是中性化。
——————
【唐仁】和秦风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一头油腻腻的卷发,low到极点的穿着和审美,迷信风水还爱打麻将。
秦风再仔细观察一下唐仁,才后知后觉。
哦,还是个男的。
秦风曾经翻阅无数书籍查找类似的信息,最终也只能得出灵魂伴侣这样模糊不清的形容字样,理所当然的,存储在他记忆中的【唐仁】,是个女生。
现实是最好的神展开。所以当嘴角微抽的秦风感知到自己的情感后,他决定还是把一切交付给理智来处理。
运用自己超凡的细节观察和推理能力,秦风成功收获了唐仁的【一脸惊讶.jpg】
莫名的成就感。
再后来,说好的大皇宫变成了警察局,本来该轻松惬意的泰国观光游变成了逃亡x破案。
“跟我有什么关系!”
故意这么喊的时候秦风的内心却在反驳。
当然有关系。
紧张、惊恐、惶然、无措,一切的一切,他全部能够感觉到。
——————
阿香结婚了。
这很好。
免得唐仁再生出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查案子?
果然又是在骗人。
松了口气和气愤两种情绪混合在一起,秦风转身快步想要离去,却感受到了来自大腿的阻力和唐仁的嚎啕。
……这种人真的是我的灵魂伴侣么。真的不想要啊。
秦风这么想。
却还是留下了。
我只是想找到真相。
秦风又想。
——————————————
短小的引入。

【孙翔中心】选择困难症(上)(元旦贺文)

诈尸系列……隔壁班班有人写小说被罚回家了。老师会光明正大的说中午你们午休的时候搜了课桌和柜子(查柜子是要求我们自己把锁打开)。可以说是非常绝望了。
抱怨完毕,久不动笔,多多包涵。
注,其实没啥cp,就是一个流水账行程加心理活动而已。
明天我就坐到教室里了所以今天更,算早贺……?
——————————
过了冬至,天是一天天的冷了。原来孙翔穿着薄羽绒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却是真的顶不住了。前几年买的厚羽绒服孙翔也不知道扔在了哪里,死活是找不到。
好歹战队的工资拿着,大不了再买一件,孙翔也懒得再找。摸起手机 工资 发了条说说,发呆了一两分钟。
再一觉醒来,已经是十二月三十一日了。坐在床上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窗台上的日历不知道是谁换上了新一年的,一月一日被做了小小的标记。
孙翔突然想起来,冬至联盟集会吃饺子的时候,黄少天和其他几个人堆在一起冲自己要元旦礼物来着。好像当时,自己也答应了?
孙翔翻出来自己的银行卡,他的工资都在里面,具体多少他也不太清楚,但是买件羽绒服再加上一些礼物绝对是够的。
手机的提示音响起,孙翔惊奇的发现自己昨天的说说底下已有一长队的留言。
备注是周队的人的留言一如既往简洁的让人莫名其妙。
“一起。”
不对啊,周泽楷那里厂商赞助的羽绒服多了去了,别说出去买,扔着玩还差不多。
“孙翔我和你说买羽绒服一定要带上我我黄少天是谁我可是专业挑衣服一百年品位高雅目光锐利……”接一连串形容词充当的定语。
孙翔划拉了一下屏幕,堪堪把黄少天的留言略过去。G市和S市隔了十万八千里,他只当黄少天是日常嘴炮。
……
不管这些令人不解的留言,孙翔揣上银行卡戴上口罩打开门,出去找了个ATM机取钱,一沓现金被他塞到了风衣的内兜里。
孙翔有个习惯,又或者,放到如今来说,叫怪癖。
喜欢用现金支付。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单纯的喜欢。孙翔妈妈都吐槽过孙翔老土,结果孙翔不知道从哪里瞥见了高一政治课本,振振有词道:“我这是积极执行货币的流通手段。”
坐在一边儿的堂妹翻白眼,堂妹今年高二,文科生一个,张嘴噼里啪啦一通概念说懵了孙翔。结果可怜的孙翔装x不成反被虐。
嗯,文科生的嘴炮技能点向来是很高的。
说到堂妹……
这姑娘现如今在S市上大学,平常有事没事的喜欢给孙翔聊聊天。三天前好像是说过……
要来找他玩?!
孙翔没再多想,往商业街上走。下午两点钟的时候,街上热闹的很,偶尔还能看到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孙翔刚一进去就看见了服装店,服装店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店里的人也并不多,孙翔便摘下了口罩。
导购姑娘看见孙翔表情倒是空白了一下,之后虽然装作稳重的样子给孙翔介绍羽绒服,亮晶晶的眼神和雀跃的表情怎么也盖不住。孙翔没准备讲价,小姑娘给的价格就已经比标价上低了二百多。
由于没想着过多挑选,孙翔也就干脆利落付了钱
,导购姑娘到底是没抑制住内心的冲动,冲到孙翔面前递出了一本书,名字孙翔扫了一眼。
叫联盟日常实录。
摊开的内页正中印着荣耀的logo,孙翔冲小姑娘微微一笑,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再递给她。
“这书看着挺有意思的,联盟出版的?”
小姑娘脸都红了,不知道开心的还是怎样。
“不、不是!”
接下来该买礼物了。
既然要买,那就给每个人都买,翔哥不缺这点小钱。走进礼品店,孙翔开始和一堆东西大眼瞪小眼。
队长……
队长这种高富帅好像也不缺啥,那就从副队开始吧。
emmmm,这个五十五度杯看起来不错,那边那个木船模型看起来也不错……
孙翔苦恼的薅了薅头发,头一次如此痛苦的认识到自己原来是个选择困难症患者。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孙翔,你也在这儿。”
——————————
我好困_(:з」∠)_
明儿上午十二点前看不到更新,那这篇的下文我就下个元旦再发吧……
不觉得这种鬼会有人看但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就这么发了。
私心加all翔tag。

粮……

竹枝太太的粮啃完了……好吃极了。
霖太太的也吃完了……
然而并没有吃饱……
贴吧被封心好痛……
我失去了多少太太和粮……
好想割腿肉……
好想……
上祖师爷(⁄ ⁄•⁄ω⁄•⁄ ⁄)……

20粉点文—论孙翔为何迟迟无法转世(2)【完结】

过了好久了QWQ我对不起姑娘,在即将二百粉之际更一下二十粉点文
————————————
“不不不我不是,我对那种生物没有兴趣。我是阎王。你吗……”叶修饶有兴致的看了孙翔一眼。
“可以叫我叶哥。”
“滚。我要转世。”
“你以为转世那么简单的呀?”
叶修呵呵一笑,指了指南边:“想投胎的人多了,连今儿排队号牌都发了两万三千七百四十二块了。”
旁边的白无常提醒叶阎王:“孟婆昨天又上奏,说是熬汤太累,要求增派人手和大锅呢。”
“给孟婆说一声,地府经费不够。”
另一边的黑无常嘟囔。
“天君叶秋大人不是说要给赞助嘛。”
白无常瞪他一眼,里头的意思翻译过来大概是:【靠想不想安全的活在世界上了叶修的话你都敢插嘴回家床上你等着】
咦咦咦咦是不是掺进去了奇怪的东西?
算了不管它。
一边不知为何被忽略了的真主角子小羊习习:“所以说我要去排队吗?”
叶修叼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嘴里的烟,含糊不清的说:“你啊,你不能转世。”
叶修不是专研因果的司命天君,但仙力强到一定程度他也能够看出自己和面前这个人中间连接着的密密麻麻的红色因果线。
咳咳。俗称红线,又名姻缘线。
叶修心想,得,得赶紧把那个世界的记忆抽出来了。
“你就在这儿帮忙整理公文吧。”
喂阎王大人孟婆的上奏你是直接当x放了吗!
然而迫于叶修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黑白无常并没有能够说出口呢。
叶修回内殿闭上眼,把编号为0074世界里的记忆抽调了出来。
顺便瞅了几眼前面73个世界的记忆。
好的明白因果线怎么来的了。所有的世界里,自己和孙翔要么是一对儿,要么是奔跑在成为一对儿的路上。
恢复记忆的叶修抹把脸,得了,0074世界是发展最慢的一个,叶修同志在孙翔死的时候都处于暗恋而不自知的状态。
比如当着面可劲儿撩孙翔,惹人炸毛。JJC把孙翔虐的哇哇叫。
十天之后。
事实就是就算喜欢一个人叶修也不会OOC的含情脉脉,只不过……
孙翔正在整理公文。
叶修:“羊习习你过来一下。”
孙翔:“咋了???还有别这么叫我。怪恶心的。”
叶修:“你交的转世申请书,有错字。”
孙翔:“妈的叶修没听别的鬼魂说转世还要交申请的!!!你是不是欺负我不是文盲!!!”
叶修笑眯眯,顺手搂了一把孙翔双手乱挥的时候无意露出来的腰。
嗯。手感不错。
只不过……变得更猥琐了。
题主:孙翔
问题:为什么我一直转不了世!!!该死的叶修一直扣我申请还耍流氓!!
答主:泻药。题主秀恩爱秀到鬼网你也是厉害了。因为爱情呗,祝幸福。(ps:题主你头衔是冥后啊频道错了,那是希腊那片儿鬼界的老板娘)
孙翔盯着头衔。
“叶修你给我出来!!!!!!”
“诶媳妇儿啥事。”
好的,就是这样,小鬼孙翔和阎王叶修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end——————
@迟归_差不多是只废啾了
没记错的话是姑娘点的文吧……咳咳记错了请务必包容。嗯,抱歉啦没能及时更新。谢谢你和大家的支持ww

200粉点文ww

还差一个粉两百粉!点一下关注包养窝吧(⁄ ⁄•⁄ω⁄•⁄ ⁄)
可点文:
1.我之前写的任意一篇文的更新
2.让我开新坑,可点梗(如果要写连载多半就是TJ了,一发完比较有可能写完)
3.写all翔all枪all喻all黄中任意cp任意设定的h,不写双性不写生子不写产乳。(炖肉不香,目测又瘦又柴)
注:点文的人要在我粉列里。

叶翔—登山 全一发

其实没什么很明显的cp向,算登山记录吧w私心打个叶翔tag
联盟全员登山,小短篇,一发完。
——————————
联盟说要组织登山,此话一出联盟职业选手们都是怨声载道。

“我靠一群死宅登什么山啊_(:з」∠)_主席就不怕我们在登山的时候出现意外吗,比赛怎么办,战队怎么办balalalala”
身旁的队友干脆利落的糊了他一巴掌。
“闭嘴啊死乌鸦!”
然而队友的内心是赞同的,登山什么的,对一群电竞职业选手来说还真是挺遥远的活动了。
黎明前总会有黑暗,为了欣赏日出东方,光芒璀璨的模样,一行人在月亮尚未消失的时候就开始了登山。
山并不很高,算是照顾一群死宅,然而也有一千米的高度。克服重力向上的感觉疲累至极,当月华褪去,不见了孤远的清辉,东边的云层里也隐约露出橙红色的光芒时,一行人也快要到达山的顶端。
“没想到山上的日出这么漂亮啊!”
孙翔感叹,年轻的脸庞因为登山缀上了细密的汗珠,初夏并不很热,他也不过穿了一件长袖T恤,下身是黑色的运动款式裤子,并不是很郑重的搭配,却从浑身上下流露出年轻的朝气来。
“确实很漂亮啊。”
旁边的苏沐橙笑着,女孩子柔和的笑容昭示着心情的轻松。
“我给你拍几张照片吧。”苏沐橙提议道。
“啊?”孙翔有点意外,想到自己母上大人每次出去游玩后急剧缩小的手机内存,他瞬间理解了苏沐橙的心情,点头,“好啊。”
咔嚓的几声,将眼前的孙翔定格在了相片里。其他的女孩子当然也不是不喜欢拍照,见状也都掏出来了手机。在靠近山顶的地方就笑闹了起来。
“喂小戴你开美颜了没有啊!P图的时候别光顾着自己帮我修修啊!”
“好嘞没问题!”
“黄少天别照我!头发乱着呢!”
“日日日叶修你这开的什么滤镜啊猫耳朵猫鼻子你要干啥!”
孙翔夺过去叶修的手机,鼻子差点儿没气歪。
旁边的唐昊凑了过去,然后哈哈大笑。
“哎呦我去老叶亏你想得出来,哈哈,翔翔,猫耳朵猫鼻子和你还挺般配的。”
虽然是很明显的嘲笑,但唐柔看了还是挺赞同的。
叶修摸摸鼻子,嘴上喊冤。
“这可都是沐橙帮我调的。”
“诶叶修哥你锅别乱推呀,你不会换吗,明明是你不安好心。”
旁边的孙翔简直无语,按了按垃圾桶的图标,结果手机突然死机。
“我说叶修你这手机买的有问题啊!”
翻过来一看牌子,得,化为。
“你这个小同志思想很有问题嘛!我们要支持国货懂不懂?”
孙翔冲叶修晃晃明晃晃的化为两个字字,苦口婆心的对叶修咆哮:
“叶修你平常喝的是哇哈哈,吃的是王中土,用的是腾迅QQ是吗!!!!!”
“槽点在哪里?”
孙翔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我不和老年人计较,我不能欺负一个不喜欢用智能机的人』
“算了_(:з」∠)_”
孙翔放弃对叶修的嘲讽。
叶修笑着看他,眼里头也亮的很。
“得了别憋火了,年轻人就是火气大,留着力气爬山吧。”
旁边的摄像小哥提醒领队张新杰:“太阳快全出来了。”
张新杰推推眼镜,露出来明显的笑意。
“我知道了,去提醒他们。”
见张新杰发了话,几个女孩子都笑嘻嘻的收起来手机,继续往山上走。
一群人刚刚站定,向远方看时,太阳恰到好处的跃出云层,悠远深邃的金光普照大地。
那是象征新生的黎明呀。
下山时许多之前看还含苞欲放的花已经开了,清风拂面,鸟鸣应和。徐徐的花香将空气酿的愈加鲜冽。
嗯……联盟,也还有很多个的夏天啊。
“以后每年都来爬山怎么样?联盟出钱(。・ω・。)ノ♡”
苏沐橙提议。
一群人欢呼。
“好好好!”
冯宪君看着监视屏幕上的画面,抽了抽嘴角,合着这群家伙是要固定福利来的?
冯宪君大手一挥,给联盟选手加了一项福利。
登山而已,联盟又不是真穷的揭不开锅了。
以后的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群人来登山,而且总会吸引一群人呢。

预警

看见粉掉了一个内心惶恐。
二百粉开车。(什么梗还没决定,可留言)
大概就这样了。
cp见tag

我该如何形容我的内心呢……
在书法班上课,昨天知道了我旁边的a喜欢c,然后我突然想起来我的邻家弟弟(简称b)在三年前和我说过喜欢一个叫xxx的女孩——就是c,c和我顺路,练完字我把她载回去了,我路上和她说b喜欢她,她说我早知道了,我又说了a喜欢她,她说a前两天对她表白了……
_(:з」∠)_
我的内心非常崩溃。
本宝宝都没有这么复杂的情史(是根本没有)。
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这tm是一群小学生!
小学生!
别拦着我我要爆炸!

[重生]身披荣光-4【all翔】【万年一更还不讲正题系列】

        对于孙翔这样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来说,这样的超自然事件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而回首自己近期身上发生的事,孙翔很简单的就明白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这个思考过程流畅无比,以至于孙翔脸上并未显出任何异样。他几乎是靠本能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完成了与叶修的对话与账号卡的交接。
        自然,处于震惊之下的孙翔并未刻意掩盖自己判若两人的变化,片刻前的张扬似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积淀为了成熟的气质。叶修自然不会忽视这样明显的变化,旁边的苏沐橙眉头微皱,疑惑于孙翔的变化。女孩子的第六感格外准确,她对孙翔身上的变化感知的远比叶修清楚。因此疑惑也就更大。
        ……这样的变化,简直就像是两个人。
        然而短短的几分钟,场上也不可能换了人。
        叶修转身离去,苏沐橙也不再过多思考,她跟着叶修,步入了漫天风雪里。寒冷的气流从门缝泄入,孙翔恍然意识到……
        有些事,从一开始就要变了。
        彻彻底底的。
        这一次,或许他能试着挽回嘉世,连同邱非一起。
        那是他之前一直存于心底,未曾出口的遗憾,重新来过的话,也许有机会挽回也说不定。
        身边曾经熟悉的人脸上犹带着谄媚笑意,孙翔静静地看着他们,明了了,这就是以后要同他共同奋斗的人。上辈子的这时候孙翔尚且不懂得何为团队合作,或者说,不屑于懂得。想要与孙翔磨合的嘉世队员也并不敢过多埋怨,一点点的,整个嘉世都离了心。所有人都习惯了孙翔强势的单打独斗和一塌糊涂的团队配合。不是没有人试图去点醒他,然而那时候的孙翔一意孤行,带着少年人的个人英雄主义。就这样,嘉世失去了团队合作。而一支失去了团队合作的战队,注定不会走的太远了。




抱歉。很久没更了,月考完了,现在练体育练成了一条死狗。
大概又会很久不更新,由衷的感谢在看的、每一个给我点过小红心小蓝手的妹子。到现在大概是两年左右了吧?粉涨得并不算快,但只要一想到还是有人喜欢我写出的这样拙劣的文字,还是很开心。
我不是什么太太,语文好的表现也仅限于作文以及成绩,是一个平庸的不能再平庸的人。唯一远大的志向是北大中文系。感觉很不切实际吧?
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总而言之还是老生常谈吧,非常、非常的感谢你们。

【喻翔】一个随手码的段子。

重度ooc预警
“你喜欢我。”
对面的人笃定的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孙翔不服极了。
我凭什么喜欢你?
他想反问,张张合合的嘴却莫名的说不出话来,孙翔努力的想发出声音,却始终说不出来哪怕是一个无意义的音节。
他想看清对面人的脸,却惊愕的发现刚刚还没有丝毫异常的脸竟然变得朦胧。
这是梦境。
孙翔向四周看了看。
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而在对面的男性身后,有一个笼子。
一个黑色的、能装下一个人的大型笼子。
“你喜欢我。”
极富磁性的声线逸散在空茫的空间里,漾出了几分恐怖的意味。
孙翔的手紧紧的,无意识的攥成了拳头,手心里渗出了粘腻的汗,指甲把白皙的手心掐出了红痕。
即使如此,他还是看着对方,对面的男子似乎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出他想要说的话,明明是看不清的脸,孙翔却能看出戏谑笑意。
他又一次的重复着最开始的那句话。
“你喜欢我。”
够了!莫名其妙!我凭什么要喜欢你!
孙翔想要大声的吼出这些话,却惊恐的发现不仅无法出声,连身体也渐渐变得无力,尽管如此,他的神志仍旧清醒。
他看到,男子缓缓的转身,将身后的笼子提起,提到了他身边……
“咯哒”
笼门被打开了,坚硬的铁质笼子散发着冰冷的金属光泽,黑漆漆的铁条间的间隙只能勉强容纳一只胳膊伸出,对方抱起他,极富耐心的吮吻他的脖颈、脸颊乃至嘴唇,又伸出舌头舔舐孙翔的额头与耳垂等地。
恶心……
变态。
孙翔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试图用锋锐的目光杀死对方。
男人轻笑一声,抱着他,温柔的、不容抗拒的,把他一点点的送进了笼子里。
“咯哒”
笼门又锁上了。
“孙翔,孙翔,醒醒,是不是做噩梦了?”
温柔的声音将他唤醒。
得救了。
孙翔喘着气睁开眼睛,坐起身平复惊慌的心情。
“文州,有什么事么?”
这是他和喻文州交往的第七个月了。
喻文州笑着,温柔的,仿佛最甜蜜的梦境一样的笑容。孙翔看到这笑容后有些不自然的闪躲着对方的眼神,耳尖染上一层薄薄的红。
他试图粗声粗气的和喻文州说话,然而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是,他出口的声音,分明是羞恼与温暖。
“是忘了吗……?”
失落的声音让孙翔呆滞片刻,然后迅速的想起了对方的生日是在今天。
孙翔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
“怎么会呢?”
孙翔下床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和煦温暖,他跑到储存室拿出包装精美的盒子,催促对方打开。
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仍旧是笑着的,纤长的睫毛遮掩着黑色的眸子。
喻文州的占有欲太强了。
他自己也知道。
孙翔喜欢和关系好的人开玩笑,勾肩搭背。
七个月来,他从未表现出在意这件事情的样子。
联盟里还有别的人喜欢孙翔。
他能看出来。
孙翔这几天没有表现出一点儿不同于正常日子里的样子,几乎让他心里的阴暗滋生出一颗参天大树。
那是蛰伏了很久的不安与占有欲的结合体。
看着拿回来礼物的孙翔,心里有细弱的呓语。
把他用笼子关起来吧?
他不会分散任何注意力给别人,身边只有自己。
不会有对他怀着与自己相似的心思相处来碍眼。
他会乖乖的在笼子里,被时间洗去所有不相干的人的回忆。
……
多么令人愉悦的场景呀。让人感到从骨髓里渗出的渴盼与兴奋……
喻文州仍旧是微笑着的。
孙翔兴高采烈的把礼物送到了喻文州的面前。